1. <code id="ftpgy"></code>

    2. 
      
    3. <input id="ftpgy"><rt id="ftpgy"></rt></input><code id="ftpgy"></code>
    4. <var id="ftpgy"></var>
      關閉

      胡耀邦葬禮現場驚人一幕,李鵬一舉動出人意料

      作者:
      2019-07-31 17:20:51

      1989年4月20日上午,我在家稍事休息,下午仍去胡家。原定自19日起讓群眾瞻仰遺容三日,由于這幾天形勢緊張,臨時取消了

      幾天來絡繹不絕的群眾吊唁,使悲痛中的家屬十分疲憊,故自今日起停止接待吊唁。胡家在胡同口立了一塊牌子說明原委,請大家諒解。但親近朋友的吊唁則不在此列。

      此時喪事的操辦仍有懸而未決的問題:一是耀邦的評價問題,19日的座談會上,于光遠等已提出悼詞應加上“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”,但始終未獲高層同意;二是追悼大會的規格問題,高層提出按最高規格,即中央總書記的規格,在人民大會堂正廳舉行追悼大會,用水晶棺陳放遺體等等,家屬則堅持降低到現任職務的規格,即政治局委員的規格辦。

      鄧小平家除鄧本人外,差不多都來吊慰過。李鵬在訪日歸來的當晚,即偕夫人朱琳到胡家吊唁,在胡夫人李昭面前落淚。

      21日的任務特別重(明天將舉行追悼大會),我一早便趕到胡家。9時10分,中央派人來與家屬商量悼詞的最后修訂稿,子女們在飯廳內與中辦寫作班子里的鄭必堅等人再三磋商,很長時間相持不下。

      我則回避到其他房間,安排分送追悼會的請柬、車證,以及當晚移靈及次日追悼大會的攝影事宜。家屬與寫作班子的磋商一直拖到近午,其間習仲勛還到胡家來了一次。最后家屬仍未讓步,只是表明態度,聽任中央決定。據我所知,征求意見的修訂稿,與趙紫陽在追悼大會上念的悼詞,仍有一些差別。

      六月丁香手机影院